• Facebook B&W
  • Twitter B&W
  • Vimeo B&W
  • YouTube B&W

© Copyright by www.lightdocumenta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 the
ORIGINAL ENGLISH WEBSITE 
lightdocumentary.com

食氣者吃什麼?1

希拉拉坦馬內克(Hira Ratan Manek, 全文簡稱HRM)是著名的食氣者,也是凝日冥想法(Sun Gazing)的推廣者。在以他為主題的紀錄片《吃進太陽》(Eat the Sun, 2011)拍攝期間 , 攝影小組意外捕捉到他在餐廳進食的畫面。 爾後 ,他的聲勢一落千丈。
完全不碰食物」是食氣者的唯一定義嗎?或者,群眾對這個議題 仍有諸多誤解?  本文將探討,「食氣者都吃些什麼」這個有趣的話題 。

HRM惡名昭彰的那ㄧ餐,以及其他

截至目前為止 ,世上並沒有任何官方機構給食氣者下過嚴格定義 。食氣者與普通人之間的差異 ,並非「吃」 或者「不吃」的簡略二分法。 在這黑白兩端 , 存在著成千上百種可能性的灰色地帶,供我們討論。

 

這話什麼意思 ? 有人一天 只要吃幾顆堅果就夠了,有人三餐大魚大肉外加甜點,也不一定會飽, 而這兩種人, 可能體重相仿,消耗的熱量也差不多。古典卡路里理論根本解釋不了這種差異!換言之,吃的極少的人是從何獲得,跟大量進食的人一樣的能量呢? 世界上真有完全不用吃的人嗎 ? 或者 ,因為很多食氣者在日常中的微量進食, 所以,我們只能把『食氣現象』打入天方夜譚的冷宮?

又或者, 人體利用非物質能量的可能性, 就介於這些灰色地帶的實際情況裡 ?

 

紀錄片<吃進太陽> , 希拉拉坦馬內克被拍到在餐廳進食的畫面
希拉拉坦馬內克是近期最知名的案例。在<吃進太陽>(Eat the Sun 2011) 的紀錄片拍攝期間 ,他在餐廳進食的畫面被偷拍的攝影機逮個正著。

如果單看這部電影,很明顯的,在飲食習慣這方面,他騙了導演Peter Sorcher,而觀眾很容易做出「HRM是個騙子」 這個結論 。同時 ,每當我提起這個話題 , HRM就被提出來當成反證, 對話結束 。

 

並不是 ”非黑即白“ 這麼簡單...

沒錯, HRM在鏡頭前出了大糗,但是,這個單一事件能代表他的事績全無貢獻嗎 ?

我是說:他曾接受醫學中心進行一年多的監控實驗 , 那一回,可沒人跳出來指證他偷吃。

HRM 曾是實驗對象。最長的時間是411天只喝水而沒有進食的醫學實驗,全程都有人員監控,並有正式記錄。
對”光“直言不諱:2008年五月,HRM在本片拍攝訪談中承認,過去13年來仍有六至七次的進食。

事實上 , 2008年訪問他時,他就表明 , 「在過去13年來 曾經進食六到七次。」是的,2008年, 也就是紀錄片 <吃進太陽>發行的前三年 , 他就大方承認 , 自己並沒有徹底不吃。

食氣者的熱量攝取

 

做了這麼多年的研究後, 我已經了悟:大部分食氣者都有某些程度的熱量攝取,比如:有些人在水裡加點薑片、檸檬 ; 有些人吃水果, 喝牛奶 , 或者為了 味蕾的需求 吃點糖、巧克力。 對我們來說,最關鍵的問題是 : 他們到底吃了多少 ?

 

印度瑜伽士普拉德賈尼,與來自俄國的辛納達巴哈諾娃, 是目前為止我所訪問過, 宣稱自己完全不用進食的人,除此之外,大部份的食氣者或多或少都需要吃點東西。

所以 , 當HRM表示, 在身體有需求的時候他會進食 , 我一點都不感到驚訝 。 尤其考慮到,他過著常年在外旅行、充滿壓力的生活 。

 

幾年前,他接受我的邀請到維也納做醫學實驗 ,當晚抵達機場時,卻因為身份文件不齊而被歐盟海關逮捕。這件事可以說是絕佳例證。

大部份的食氣者都有某種程度的熱量攝取,除了...
來自俄國的辛納達巴拉諾娃...
和印度的普拉德賈尼。他們是目前為止我所知,活在零熱量攝取狀態下的人。

此生最難忘的惡夢


我是HRM在維也納的聯絡人,所以,當天晚上我到海關去,說服那群官員他不是一個精神異常的非法移民,並負責保釋的作業程序。我簽署了一張又一張的文件 。 最重要的是, 隔天早上9點, 我已跟維也納醫學中心預約了昂貴的高科技實驗, 無法改期 。

HRM一年中有兩到三百多天在旅行、移動中度過,可說是對心理和生理皆深具挑戰性的生活方式。這張照片,拍攝于他被海關誤解偵訊後,一夜沒睡後的早晨。導演彼得一路陪同,整夜未闔眼。

當晚的情緒壓力之大,讓我破戒,抽了幾根早已解除的菸。 HRM整晚沒睡 , 在偵訊室裡被當成犯人一般拷問 。 即使他的表現很冷靜 , 我不難想像此事這對他造成的壓力──無論是心理上或生理上──必定極大。 在海關釋放他後的48小時,我都跟他在一起。 他留宿我家 , 這段期間他只有喝咖啡、水和果汁。 一個人在經歷了重大壓力事件後, 攝取一點 人間食物來彌補流失的流量,是十分合理的事 。

滋養情緒體​

    人們吃東西, 不盡然是因為他們餓了。很多時候人們往往為了滿足情緒上的需要, 無意識地進食 。事實上, 我們常為了情感 、 環境上的需要,吃進傷害身體的食物, 像是巧克力、甜點、 酒精、香菸等 。

在我的觀察裡, 食氣者對環境尤其敏感, 他們的情緒, 也較容易受到環境影響 。


阿爾卑斯山的瑜伽士Omsa在電影裡表示, 身處大自然裡, 他靠水跟空氣就可以維生 , 但是到了都市, 他就得吃東西 。

”阿爾卑斯山的瑜伽士“ Omsa 表示,在山裡,水跟空氣就能給他充足的能量度日。到了城裡,就沒辦法了--他需要進食。

武當派掌門游玄德,則證實了這個說法 。 他強調 , 環境的選擇對實行辟穀術至關重要 , 若要辟穀, 最好選擇週邊環境沒有污染, 負離子含量高的地方。都市裡的氣場, 往往混亂無序 人體難以吸收利用。 正是因為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精細能量,在支持食氣者的身體運作,所以選擇正確的環境來辟穀,至關重要。

 

如果直接吸收的能量來源受到污染,他們就得依靠食物來彌補攝取不足的「氣』,這很合理,不是嗎?

武當山道長游玄德解釋,都是裡的磁場往往混亂無序,人體難以吸收利用。食氣者最好辟居大自然,才能得到辟穀的最佳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