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B&W
  • Twitter B&W
  • Vimeo B&W
  • YouTube B&W

© Copyright by www.lightdocumenta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 the
ORIGINAL ENGLISH WEBSITE 
lightdocumentary.com

普拉德賈尼4: 結論

來自中國的答案

『環境』對食氣主義者來說,至關重要 。 負離子的含量,在新鮮空氣或大自然中,都比空調環境或城市裡多出許多。  這個道理同時也解釋了,為何麥克維納博士,在進行醫學實驗時變瘦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需要所有人齊心研究 。

 

懷疑論者或者是以管窺天 ?

 

除了這個富建設性的提問之外,(食氣者體重與環境的關係), 大部分的懷疑論者都不夠客觀 ,而以負面信徒居多,試圖鼓吹他們的意識形態。

 

正統的懷疑論者,如果基於ㄧ顆開放的心胸與公正立場來提問, 對於推動科學發展來說,往往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    如果走偏了, 就會成為阻礙 。

 

事實上, 普拉德賈尼的案例既非詐欺, 也非捏造, 而是一樁足以在科學界掀起海嘯的案例 , 但什麼也沒發生。為什麼 ?

 

 
武當山游玄德道長表示:
都市的氣場往往混亂無序。要辟穀,最好選擇週邊環境沒有污染的地方。
普拉德賈尼:『我已經不吃不喝幾十年。我的存在對科學家來說,是個威脅!』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指出普拉德賈尼的故事為詐欺。 這個個案研究同時點出許多與人體運作有關的未解之謎,值得科學界重視。 他們(科學家)何以視若無睹,刻意不當一回事?

科學界的聖旨

 

為什麼賈尼的案例在科學界沒有造成轟動? 大部分的科學家會說,因為報告沒被刊載在正式的期刊上 。 言下之意是,如果他的故事夠真實 , 自然會受到重視 。

 

真的嗎?

 

在進行這項食氣研究之前, 我從來不知道, 對科學家來說 , 把論文發表在對的期刊上是多麼重要的事。 諾貝爾得主布萊恩約瑟夫生告訴我,那些知名期刊 ,就如同科學聖殿裡的聖旨 ,他們說的就是真理 。 沒有刊載在上面的,就不算數 。 約瑟夫生把主流科學界比喻成幾世紀前的天主教會 。

 

"科學教"

 

一群由精英組成的神職人員,他們有權利決定哪些內容能放進聖旨。至於沒選上的事蹟或研究,就不存在。若是有人提出異議,就等著被“逐出教會”。

 

科學史上不乏這類情事,某位科學家提出另類觀點時,只換來同儕的嘲弄。往往要等到許多年後,世人才有辦法理解先知先覺者的洞見,還給他正確的歷史定位。

 

諾貝爾得主,劍橋大學物理教授布萊恩約瑟夫生解釋, 知名期刊如何“建構事實”。
 
科學史,往往是一段交織犯錯與自我更新(self-renewal)的歷程。
日籍物理學家湯川秀樹,是支持此觀點的好例子。他一開始提出的理論遭到同行訕笑,歐美期刊拒絕刊登他的論文。多年後,他則因為同樣的研究獲得諾貝爾獎。

舉例來說,1930年代,日籍科學家湯川秀樹試圖在西方期刊上發表他的介子理論論文。他被所有的編輯拒絕,得到了“胡說八道”的回應。  他無視這些挫折,持續他的研究,陸續在小型的日文期刊上發表文章。二十年後,他因為介子的研究,成為第一位得到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日籍物理學家。

 

我無意貶低專業期刊的重要性;它自有一套運作邏輯:一群相同領域的專家,針對某個同行的研究主題發表評論,檢視有無疏漏之處。 此舉在某種程度上保障了學術論文的品質,但也因此很難允許新觀念的出頭。

 

 

科學發展的阻礙

 

哈洛德瓦拉克教授(德籍物理學家、科學哲學史學家),曾指出科學界長久以來的弊病:

   

"人們傾向於忽略那些他們無法用既有理論歸類的現象。人們要不舊瓶裝新酒,試圖把未知現象簡化成已知理論能接受的樣子,要不就當做沒看到"

("We tend to ignore phenomena which we encounter and which we cannot classify within the narrow bounds of the official theory. We tend to interpret them differently within the standards of the theory or to declare them as irrelevant. ")

哈洛德瓦拉克(Prof.Harald Walach):
 
人們傾向於忽略那些他們無法用既有理論歸類的現象。人們要不舊瓶裝新酒,試圖把未知現象簡化成已知理論能接受的樣子
 
說到底,普拉德賈尼是不是真的七十多年都沒進食? 我們永遠無法證實。 但這已不是我們討論的重點了....

我完全能理解懷疑論者的態度。要是賈尼只是一樁空前絕後的特例,我就當成沒看到。

 

事實是,在做了這麼多研究之後,我相信此事的真實性。更何況,他們(食氣者)沒有任何欺騙我們的動機。

 

他真的七十年沒吃東西?

 

老實說,我無法回答。

也許他三不五時會吃點小東西,喝幾口水。(即使賈尼的哥哥曾證實,如果有人逼他吃,他會吐)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案例證明了古典卡路里理論是錯的。

 

對生命的新視野

P.J,的案例指出一個方向:我們仍需投入更多心力來探索人體能量運作的議題。

 

這非關證明某個特定的瑜珈士的事例是否為真。 而關乎質疑唯物史觀,我們對營養學、飲食、還有人體科學等種種議題的重新定位。

 

蘇迪夏醫師在我的影片裡說:「我們假設,宇宙中有不同形式的能量存在。我指的不是這個單一案例,而是支持這個案例背後的力量。 我相信,對這股力量的探索,將會改變人類的未來。」

 

 

 
導演 P.A.史特賓格
 
『這關乎重新反省唯物史觀,並開拓人體能量運作的新視野。』
蘇迪夏醫師:『我們假設,宇宙中有不同形式的能量存在。 我相信,對這股力量的探索,將會改變人類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