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B&W
  • Twitter B&W
  • Vimeo B&W
  • YouTube B&W

© Copyright by www.lightdocumenta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Visit the
ORIGINAL ENGLISH WEBSITE 
lightdocumentary.com

普拉德賈尼 3 :

懷疑論者二

"印度版詹姆士蘭迪"

 

沙諾(Sanal Edamaruku)是印度理性協會會長,是一個身兼政客與科學家的無神論者,宣稱自己已拆穿多位印度聖人的詐騙事跡。

 

在懷疑論者大全裡,有一篇文章提出,沙諾早在2003年就拆穿賈尼的騙局 。

 

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來聽聽看他怎麼說

 

「印度國防部與NASA, 明顯地被一個滿口胡言的鄉野怪人唬了。 我真是不敢相信,這些政府官員、科學家這麼輕易就相信人可以不吃不喝這種戲碼 ! 種種說法明顯的與醫學 、科學 對於人體運作的基本常識違背。這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是真的 ,那麼,生理學定律都要被推翻、教科書也都要重寫了 !」

 

關於教科書重寫的那一段,我倒蠻同意的。

 

但是,他用什麼論點拆穿賈尼?

 

沙諾對賈尼的種種抹黑,在未經查證前,就被大批追隨者在網路上大肆宣揚。
​沙諾對普拉德賈尼實驗不實指控的澄清表

指鹿為馬

 

這個理性協會在網路上發佈了不少文章, 詳述他們如何用各種手段揭穿食氣者。

例如,活抓修行人,逼他們嘔吐來確保他們的胃裡沒有食物。

 

賈尼的案例能相提並論嗎?我指的是,道地的科學實驗: 史特林醫院裡,每天都有醫護人員用超音波掃描賈尼的消化器官,確保沒有食物殘渣。

 

第ㄧ點,沙諾指稱, 賈尼實驗的主事者蘇迪夏 , 因為信奉耆那教 (他在另一個食氣者的驗證實驗裡也扮演了證人的角色)所以 ,他理所當然會院長的身份掩護同是耆那教徒的賈尼。

等一下 !   我本人到過印度, 還對院長面對面做了專訪 ,他的名字是V.N.夏,而非蘇迪夏  。

 

 
 
沙諾在衛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指控 亞美巴德醫院院長蘇迪夏偽造實驗結果,袒護瑜伽士普拉德賈尼。 他沒發現這兩個不同的人只是同姓?還是蓄意誤導,含血噴人?

粗製濫造的研究,或蓄意抹黑 ?

 

”夏“ (Shah)在印度西北部是很常見的姓氏。 V.N.夏是院長,蘇迪夏是神經科醫師。這是兩個不同的人 。 何況V.N.夏是印度教徒, 不是耆那教徒 。

 

蘇迪夏是醫院裡的神經專科醫師,他負責聯絡賈尼,組織實驗,除此之外,他不是院長,也沒有管理所有實驗人員的權限。那是 V.N.夏的責任。

 

再者,2003年實驗的程序監管人是烏曼德魯博士,他本人跟賈尼一樣都是印度教徒 。我不確定這位沙諾是故意指桑罵槐, 還是真的粗心到這種荒唐的地步, 至少 「耆那教徒陰謀論」徹底站不住腳!

 

即使是如此,沙諾的文章在懷疑論者社群裡快速竄紅 。這是哲學論述裡的ad hominem :訴諸人身。此為 科學討論的一大禁忌 。 當兩灶談起科學證據, 如果他們辯不過,就展開人身攻擊 。

 

我們再來看看沙諾另一個論點:他說,官方影片裡的賈尼,有時候會躲到攝影鏡頭外面 。 他有所不知的是, 這個實驗隨時都有攝影機從不同角度對著他!

 

如果賈尼離開一個鏡頭,他就會進到另一個畫面裡! 再來, 賈尼洗澡的畫面沒有被拍到 。 好也許這可以說是另一個漏洞 ,只是總水量在沐浴前後都被測量了 。

 

奧地利懷疑論者說,也許他從肛門裡吸水,然後再排出等量的尿偷天換日 。

 

難度挺高的....但也不是不可能。 這些懷疑論者都忘了一件事: 實驗第一週,賈尼完全沒有接觸到一滴水 。 他們對這個奇蹟刻意忽略 : 即使在沒有進水的那七天, 賈尼膀胱裡的尿量呈現穩定浮動。 他的膀胱似乎能對體內的水回收再利 , 如此奇蹟 ,懷疑論者們,卻隻字未提?

 

懷疑論者沙諾坦言....
蘇迪夏醫師(Dr. Sudhir V. Shah)...
...與亞美巴德醫院的V.N.夏院長(Dr. V.N. Shah)是不同人!後者主導普拉德賈尼醫學實驗。兩位的專長與宗教信仰都不同,沙諾發表文章前好像沒弄清楚這明顯的事實。
桑傑默塔(Dr. Sanjay Mehta),普拉德賈尼實驗放射科主治醫師,證實了賈尼膀胱尿量不明原因的浮動。尤其是實驗第一週,賈尼沒有接觸水分,尿量依舊上下浮動,專家不知做何解釋,懷疑論者的“趁洗澡時偷喝水”的疑慮,也不攻自破。

第四 ,沙諾說,賈尼在離開病房到頂樓做日光浴的時候, 沒被監看,可能作弊 。 烏曼德魯表示只要他一離開房間,就會有手提式攝影機跟著他。 每一刻他都被監看著!

 

總之,沙諾目前為止提出的論點, 只要認真研究,就全數破功

 

他說過的唯一實情是:軍方不讓我參與實驗。 可是, 有哪一種軍方機構 會允許一個俱樂部部長, 因為不相信他們有能力檢驗一個修行人, 就允許他參加實驗 ?

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 可惜的是 , 理盲者眾, 沙諾的文章在網路上仍舊刮起一陣旋風: 有些一看就知道是胡說八道 ,有些則提出合理的懷疑。

 

頗好的問題 ,糟糕的答案

 

奧地利懷疑論者協會的會長 ,烏里希柏格指出 :『何以賈尼在實驗過程中掉了幾公斤的體重 ?』博格先生是數學家 ,也認真讀過賈尼的醫學報告 。他指出這個報告不合理的地方:「 賈尼先生從42公斤變成38公斤 。」 但他有所隱瞞的是 , 賈尼的體重從開始到結束期間都是浮動的 ! 他只擷取“體重下降” 這個部分來攻擊 ,而錯過的研究一樁奇蹟的機會 。

 

實驗第一個週,賈尼在沒有進水也沒排尿的狀況下所做的膀胱超音波數據。
 
根據網路上公開的2003年實驗報告,奧地利懷疑論者協會會長 ,烏里希柏格,刻意忽略賈尼體重上下浮動的事實,只取“減輕”的部分來大做文章,懷疑此臨床實驗的可靠度。他沒有深究賈尼體重浮動的背後緣由,錯過ㄧ個發現奇蹟的機會。

當我詢問醫生, 賈尼的體重在實驗過程中為什麼會上下浮動?

 

他回答 : 實驗到了第七天, 賈尼的體重降到38公斤, 血液裡的毒素也增加不少 (仍舊在安全範圍內), 於是賈尼提出了一項請求 : 他想出去呼吸新鮮空氣 ,並且執行他的瑜珈沐浴儀式 。 院方允許了,他就在監管人員的跟隨下,到頂樓去活動活動 。

 

賈尼在開始接觸大自然後的第八天到第十天 ,體重增加了1公斤 。

一個人沒有攝取任何熱量 ,居然變胖了 !

就算他們在洗澡的時候偷喝幾口水 ,這增加的1公斤也是不可思議 !

 

好問題來了 :一個瑜伽士,不吃不喝的一輩子,到醫院裡待了4天卻降了4公斤 ? 我對這個現象的解釋是, “氣“ 的攝取, 與個體身處環境息息相關 。

 

神奇的是...

 

賈尼在實驗第七天後,在院方允許下,每天到戶外去練功 ,呼吸新鮮空氣、曬太陽、並回到房裡沐浴。他的體重因此谷底反彈,持續上升 。

 

氣功醫學也許能夠解釋, 為什麼修行人在臨床上的表現往往都有失平常水準 :

 

因為,相較於大自然,人工環境裡非常缺乏“氣”, 而食氣主義者依靠的,就是這股有序能量

 

武當派掌門人游玄德強調 : 「都市裡的氣場,往往混亂無序的 。 各種污染物,都會干擾人體吸收的氣 。是故,要練辟穀術 , 最好選擇週邊沒有汙染,空氣中負離子含量夠多的自然環境。」

 

 
聳人聽聞的事蹟!
 
實驗第七天後,普拉德賈尼在院方允許下每天執行瑜伽沐浴儀式、在攝影機跟拍下到醫院頂樓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在沒有攝取任何熱量的狀況下,他居然變胖了。
 
氣功醫學也許能解釋, 何以修行人在臨床上的表現往往都有失水準 。
他們在醫院人工環境裡,無法一如在大自然裡直接且大量地攝取負離子,而這股有序能量,正是食氣者賴以生存的生命之源。